fgo突然入坑中
每日吸闪,神清气爽

#太宰治# 梦


那种寂寥感和悲伤。

穿过松树林,阳光起先零零散散地从四面八方筛落下来,在走出的一霎那耀眼刺目得让人近乎盲瞎,什么都看不见。闭目再睁开,先生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背对着我,只能辨认出穿的和服,款式却如何也看不清。
还没有喊出先生的名字,先生微微抬起头侧向我,从宽大的袖口中向我伸出手,厚实温暖,指节分明。没说一句话,仿佛某种默契,我只是牵着先生的手,静默地穿过车水马龙和喧嚣,只字不提,也没有问过我们要去哪里。随着先生停下脚步,我站在先生的右后方,欣赏眼前的景色。脚下是一座木桥,溪水缓缓流过,潺潺作响。先生一言不发,从头到尾不曾回过头看我,只是静静看着溪水永不停歇地流淌,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我也选择沉默,凝望着凭栏沉思的先生。

画面转变,先生盘腿坐在某处不知名的河岸边的草坪上,和服外披垂落着,我依旧跪坐在右后方,和服沾上了清晨的冰冷露珠,草丛也扎着脚踝,不由得调整了一下姿势。
茫茫中仿佛听到一个声音,你的时间到了,该离开了,这里不是属于你的地方,只是狂妄的梦境。
来不及构思如何开口,我只是冒冒失失地脱口而出:太宰先生,我该怎么走下去?我是不是应该追随您的道路?
先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头,有些寂寞而温柔地笑了,说:“走你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就好。”
我还有千言万语需要说出口,敬仰或是爱慕以外,还有许许多多只有太宰先生能够回答的问题,在脑海里飞快闪过。
然而太宰先生已经转过头去,离我越来越远,身着和服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虽然一边呼喊着一边伸出手去想要拽住衣袖,却仅仅是徒劳,使劲伸直的指尖接触到的只是清晨的雾气。
呆呆地坐着,雾气渐渐消散,我依然在河岸边的草坪上,溪水潺潺,曲折蜿蜒,阳光投射在水面,白茫茫的一片。

看见溪岸的形状,突然难过得想哭。

没错,这里是玉川上水。

溪水依旧在缓缓流淌着,万物逢时,草木繁盛,阳光灿烂,再过几天,樱桃上市的季节即将来临。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