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y fish

#织太# (微)那个杀手不太冷paro

年龄操作及二设有
性格与原作有出入
现在右上还来得及【】

——————————————————

太宰=黑手党正式干部 年龄14
织田=黑手党普通部员 年龄32

………………………………………………

“织田,你在想些什么?”

少年拨开眼前的拳曲刘海,右手撑着下巴,穿着短裤的清瘦小腿在酒吧高椅上来回晃动,纤长的睫毛下眼神如冰面一样凛冽,却又掩饰不住冰面下燃烧的汽油一般旺盛的好奇心。

红发青年微微颔首,两指间夹着的香烟仍在袅袅飘散,目光从远方收回到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喱饭上。滚烫的烟头被食指摁灭在冰冷的烟灰缸中,只剩下丝丝缕缕似有若无的白色轻烟。

“一些以前的事。比如这个…”一本纸壳发黄,封面斑驳破损到难以辨别名字的书随意摊开在桌上,从书页的折角边缘可以看出被主人翻看的次数之可观。

太宰眯起眼,透过高脚玻璃杯光怪陆离的折射看着织田,黑色的条纹衬衫被葡萄酒染成了奇异的猩红色。

“织田的话,一定没问题的。”黑发少年,那个年纪应该称为孩子吧,难得露出了仿佛和他年龄相称的十分天真无邪的笑容。然而织田清楚的很,坐在他面前的是“谁”。而且想称他为孩子实在是需要勇气。

太宰的右眼依旧裹着绷带,脖子上不知道藏着多少数目惊人的黑帮火并时留下的伤痕,哪怕现在,手里也像玩弄玩具一般,一边用缠满绷带的左手百无聊赖地转着一把轻巧又方便携带的小型左轮,嘴里一边吹着些上不了台面的花柳巷的小调,还不忘斜过眼来挑挑眉偷瞄一眼自己。

织田是个老实人,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倒是每次酒吧老板娘看到他俩进来,都会意味深长地祝他有个美妙的夜晚。

明明早已戒烟了,然而每次看到少年恶作剧般微笑着,格外老成地递出一根golden bat,织田总是忍不住接过,点燃,然后猛地深吸几口。在尼古丁充斥满胸腔的时候,大脑也拥有片刻的真空,扭过头去假装没看见太宰戏谑般的夸张表情。他也明白吸烟其实是一种掩饰,如果不如此,他便没办法在太宰面前保持镇定冷静,因为在对上太宰的眼睛时自己的内心分明慌乱得像个青涩腼腆的涉世未深的孩子。

一顶大正风格的学生帽正斜扣在太宰层层叠叠的黑色卷发上,让他看起来十足像个逃课的学生,好看的黑色瞳仁闪着暗光,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黑色的西装外套不在意地松松垮垮地披着,因为过长从肩头一直滑到腰际。短裤的腰带上系着皮质枪套,合身的及膝袜被吊带紧紧地绷住,露出一片细腻雪白,从高脚凳上垂下的小腿曲线光滑而完美,小巧轻盈的双脚着一双黑色厚跟小皮鞋,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倔强的灵气,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设下了圈套,困住了猎手。

织田接过烟盒发现只剩最后一根香烟,犹豫了。太宰人畜无害地盯着织田一笑,一把抢过了香烟抽了起来。还没等织田反应过来,太宰就猝不及防地堵上了对方的嘴。

香烟呛人的味道和对方口腔的温度一起传过来,新奇而危险。过近的距离让织田有机会好好观察太宰,浓密纤长的睫毛覆盖在细锤形的眼上,漆黑的眸子像一口深井,就算当下正火热地吮吻着,那口深井的表面也没有掀起丝毫的微风细浪。太宰的表情与其说是惯于逢场作戏,不如说是相当的理所当然,就像喝下一杯付过账的苦艾酒。

那种过于纯粹的漆黑给织田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一面黑宝石镜,在太宰的眼眸里唯一能映出的是自己,在太宰的身上唯一能找到的也不过是自己。

不,织田怀疑也许根本就没有太宰治这么一个人,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面镜子,越照只会越发现自己是如此陌生。他害怕在镜子中探索遨游的结果,只会如爱丽丝梦游仙境,品尝一场幻夜的迷醉,然后发现镜子终究只是镜子,永恒不变的是自己和终极的孤独。

是迷离徜恍?是若有所思?是讥讽爱情?是踌躇期待?

微妙的罪恶感与快感交织出一片前所未有的新大陆,他快要心脏骤停,一座海底火山正在爆发。然而无论底层的岩浆多么炽热,海水的表面依旧是波澜不惊。织田呆呆地滞涩不动,语言无法组合出此刻的感想,只能任酒吧的灯火在几乎失焦的眼前变幻出大大小小的奇妙光晕。

“He is my lover.”宣誓主权一般,踮起脚尖傲慢地抬起下巴的太宰,也仅仅在吧台露出一个脑袋而已。蓬松的头发故意遮住脸上的绷带,食指在唇前朝织田比出“嘘”的姿势,嘴角放肆地勾起了嘲弄世俗的讽笑。

织田感觉到自己的胃开始筋挛,并非由于酒精中毒,而是一种大事来临前的征兆。如果这是一盘博弈,织田猜想自己和太宰对弈的结局,胜者昭然若示。






——————————————————




ps:
我明明发誓绝不对织太下手…然而ry…

大概是私设成山的.过分主动的正太宰&禁欲系(误 大叔织.的一丢丢私心妄想x

我知道已经不是一句绝赞ooc就能解释的了的……【烟

瞎眼致歉【。














评论(4)

热度(33)